推荐资讯

世人皆知那八珍鸡是世间美味佳肴却不知它的另外一处妙用这就好

发布时间:2018-08-20 14:55 浏览:
 
    “大哥,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?”李焕章唐突的问道。
 
    “哼!即便是孟婆想要保住那捕神也没有那么容易。我们兄弟六个如今被她害的这般田地,怎么能够轻易放过她呢?”郭申猛劲挥动禅杖,瞬间击碎了一块巨石,内心早已怒火中烧。
 
    想来也是,康安裕看着身后的几位兄弟,伤的伤,残的残,日后出去也没法在江湖之中占有一席之地了。“哼!如今捕神已经成为江湖中人的眼中钉肉中刺,我们把消息散播出去,借其他人的手替我们兄弟报仇!”
 
    随后,梅山六怪便离开了山林,将捕神的下落散发了出去,顿时引得江湖一片大乱,上下哗然。
 
    “姥姥,门外的那些人是不是都被你赶跑了呀?”木婉清俏皮的跑过去挽着姥姥的胳膊,纯真的笑容再次洋溢于脸上。
 
    那孟婆也是全然没有办法,眼前的这个淘气鬼当真是被她宠坏了。不过转眼望到床上的捕神,她的脸顿时绷紧。“你修养的如何啊?”
 
    咳咳……
 
    “多谢姥姥的搭救,在下已经好多了……”捕神的每一次说话都有些吃力,胸口处还有些微微做痛无力,恐怕是长时间浸泡在大渡河水中,呛下了后遗症。
 
    孟婆细细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男人,从他的谈吐与文雅气质,倒是不失一丝风范,颇有男人魅力。
 
    看的姥姥有些恍惚,捕神进而补充道:“在下落难之际还能遇到姥姥与木姑娘这等善良的好人相助,真是此生一大幸事!”
 
    “呵呵,好人有什么用呐?自古以来好人不长命,唯有坏人享尽极乐。”孟婆一句话语道出人生悟语,可见其人生阅历非凡。不过捕神听后,也不知道孟婆想要表达什么意思。
 
    木婉清摇晃着姥姥的胳膊,细声说道:“哎呀姥姥,你这说的什么话啊,难不成咱们做好事还做错了吗?”
 
    一双明亮的大眼睛,真有举目青山出,回首暮云远的意境。从侧面看,木婉清的气度清华,风采嫣然,出落得不食人间烟火。秀似空谷幽兰,清若凌波水仙,娇俏可人。
 
    “婉清呐,外面雨下的略大,刚刚还未来得及收衣服,你快去将后树上的衣服收拾进来,可别弄得不能穿了。”孟婆吩咐道,那木婉清倒还想再撒娇一番,不过看的一旁还有捕神,便小步跑出去了。
 
    支开了木婉清,房间里就独剩下了孟婆与捕神二人。空气寂静的可怕,捕神只感觉眼前的老妪浑身自带着一股威压,迫使得他喘不过气来。
 
    “先前我听外面的几人说你叫捕神?”孟婆一声喝问道。
 
    “不错,晚辈正是。”
 
    “他们是来取你人头首级回去领悬赏的?”
 
    “正是。”
 
    短短几句话,倒是令的两个人之间的陌生感距离又拉大了。
 
    “晚辈自知身处在此定会给您老人家和木姑娘招来杀身之祸,我,我即刻就走。至于您们的救命之恩,容我日后再报!”说话间,捕神勉强的下了床,穿上衣服欲要离开。
 
    不过每走一步,便感到腿脚酸软无力。右臂的麒麟臂也越发的胀痛倍增。
 
    “你若是这样离开了,恐怕你的麒麟臂会令你痛不欲生而留下终身的隐患。不过眼下却是有个可以助你冲破三关五穴的机会,让你彻底熟练掌控麒麟臂,不知你可愿否?”望着捕神的背影,孟婆缓缓开口道。
 
    听得老妪如此说,捕神当下打了个寒颤。“前辈所言当真?”
 
 第八章 霸道的麒麟臂
 
    “不知前辈有何妙招可解我麒麟臂的隐患?”捕神弯下了腰,拱手一拜道。
 
    孟婆拄着拐杖缓缓一坐,坐立在捕神面前。“你这麒麟臂还未冲破三关五穴,所以每一次你使用麒麟臂都会给手臂造成极大的负担。时间一久,你这手臂自然也就废了。”
 
    “所谓的三关五穴,即通三关(尾闾、夹脊、玉枕),行“周天”运转之意,也即为“通任督。任脉主血,督脉主气,为人体经络主脉。任督二脉若通,则八脉通;八脉通,则百脉通。任督二脉一旦被打通,武功即突飞猛进。而所谓的五穴,即井、荥、输、经、合穴的总称。只有冲破这三关五穴,麒麟臂亦才能发挥其最大的作用。”孟婆逐句解释,对于这麒麟臂的隐患与威力,再过清楚不过了。
 
    捕神的脸色有些恍然,没想到眼前的一位六旬老太婆竟然懂得如此之多。甚至是清清楚楚的将麒麟臂的三关五穴之重要一一说道的很是透彻。不用猜,眼前的这个老太婆实在不简单。
 
    “前辈真乃高人也,不知前辈如何称呼?”捕神再次拱手一拜,一来表示恭敬,二来表示请教。
 
    那孟婆见得捕神如此谦恭,倒也有几分满意。现在这个世道,真小人伪君子两大败类实在太多。而眼前的这个捕神却不在那二类之中。这种感觉还是来自于女人的直觉,往往不会判断错误。
 
    “我老太婆姓孟,人都称呼我为孟婆!”那孟婆对着捕神直言自己的名讳。
 
    “孟婆……”捕神不禁又重复了一遍。“您,您就是二十年前的那位武林盟主孟婆前辈?”捕神哑言惊呼道。
 
    对于孟婆这个名字,捕神不可能不知道。而孟婆留给众人的除了武功高强之外那就是倍增了一份神秘感。没有人知道她的过去甚至是亲朋好友。直到二十年前的销声匿迹之后,便再也无人问津。孟婆这个名字也就渐渐的淡出了江湖生活。
 
    “我老太婆如今六十有余,也就是那个名号还足矣令人恭敬一番……”孟婆感慨道。
 
    “我且问你,你这麒麟臂是如何得来的?”孟婆虽然识得麒麟臂,但是对于麒麟臂的来由还是有些陌生。
 
    据说,所谓的麒麟臂是以麒麟之血浸染而成,内含极为霸道的麒麟之力。甚至有时候还会幻化而成麒麟,以虚幻之物扑杀实体本尊。也正是因为如此,这拥有麒麟臂的人往往很难驯服手臂里的那只麒麟,热血澎湃的高涨丝毫压制不住。而一旦失控起来,往往会造成意想不到的可怕后果。
 
    捕神略微迟疑了一下,而后娓娓道来:“实不相瞒,这右手的麒麟臂也是晚辈偶然寻得。”
 
    “哦?”孟婆回问道。
 
    “大概三个月前吧,在一次缉拿要犯的过程中,误闯了一个洞府,里面竟然居住着一头麒麟。那麒麟好生凶猛,嘴里竟能喷火。只不过是一个照面,那麒麟便把我当做了敌人,我与它扭打了一番。后来,不经意间,我打伤了麒麟的一只前腿,麒麟血瞬间喷涌而出溅落到我的右臂之上。虽然侥幸逃脱了山洞,却也意外收获了麒麟臂……”捕神喃喃说道。他也不知道这麒麟臂对于他来说是福还是祸。
 
    听得捕神讲述完自己的遭遇之后,孟婆也只感觉这股经历太过传奇,也只有在小说里才能发生吧。
 
    “前辈,先前您曾说能够助我冲破三关五穴,不知道您有何办法?”捕神狐疑道。
 
    “哈哈哈哈,说了半天,你还是在打我老太婆的主意。”孟婆仰天一声长啸。“助你冲破三关五穴并不难,可我老太婆还有一个条件。”
 
    捕神拱手上前,深鞠一躬。“前辈若是能够助我彻底掌控这麒麟臂,晚辈赴汤蹈火在所不辞!”
 
    犀利与坚定的眼神,颇有一番定力与执着孟婆望着眼前的捕神,再次咳嗽了数下。“既如此,那我老太婆也就顺水推舟祝你一臂之力。但愿我老太婆没有看错人呐……”
 
    “冲破三关五穴需要两个前置条件。一是温养麒麟臂,散去其内含的霸道血性。这其二嘛,则是以血化血……”孟婆的脸色略显沉重。三关五穴可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够突破的,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的雄英豪杰因此送命。
 
    对于那温养麒麟臂,捕神尚可懂得。不过这其二又是什么呢?“前辈,这何为以血化血?”
 
    “所谓的以血化血,就是提纯麒麟血,将它真正的威力发挥出来。而这化血的引子可不大好找啊……”孟婆两眼微眯,似笑非笑道。
 
    “不知前辈所说的那个以血化血的引子为何物?”捕神疑问道。
 
    沉寂了一会儿,那孟婆方才吞吐出三个字来,“八珍珍鸡”?乍听这个名字,捕神还以为自己听错了。世人都知道这八珍鸡可是名菜佳肴,当世的一大珍品野味。有人曾言,此八珍鸡乃有价无市。凡是没吃过的都会遗憾终生。可是,这八珍鸡又为何能够作为以血化血的引子呢?
 
    孟婆似乎看穿了捕神的疑虑,当下说道:“你是否认为我老婆子故意寻你玩笑?”
 
    “晚辈不敢,只不过这八珍鸡……”捕神还未说完,那孟婆便先一步打断了他的话语。
 
    “世人皆知那八珍鸡是世间美味佳肴,却不知它的另外一处妙用。这就好比看戏,外行的看热闹,内行的看门道。”孟婆随后解说道。
 
    八珍鸡,号称神珍美味,连神灵都会流下口水。肉质之鲜美,天下罕有。除此之外,它体内蕴有灵血,丝毫不逊色于麒麟血。超越诸多灵药,为稀世灵物。
 
    听得孟婆一番解说,捕神方才明白过来。这就好比世人皆爱马,却少有伯乐。八珍鸡原来还有这般妙处。不过只因为八珍鸡是绝世美味,就已经令得它有价无市,又该去何地去寻呢?
 
    “咳咳……”一阵剧烈的咳嗽,孟婆抬手遮挡嘴唇,竟然咳出血迹,不过却没有令捕神发现蛛丝马迹。
 
    “姥姥,衣服我都收拾好了。”这时候,木婉清刚好收完衣服进来。她走路轻佻,虽没有大户人家的端庄,却比她们更为具秀气,颇显可爱。
 
    孟婆摇晃着拐杖站立起来,“回来的正好,婉清呐,赶快去收拾一下,烧些开水,准备好浴桶……”
 
    准备浴桶,烧开水?捕神不知道这孟婆是为何意。一旁的木婉清也有些恍然,“姥姥,这才中午,烧水准备浴桶干嘛呀?”
 
    孟婆看向了捕神,“温养正气,压制霸劲,活血驱邪,浩然临风……”
 
 第九章 冲破三关五穴
相关阅读